• 时间的玫瑰 - [琐碎]2009-10-12

    Tag: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echo1215-logs/48253898.html

    我太喜欢给每篇无聊的文安莫名其妙的名字了,一般都是从最近听的歌看的书或是谁谁的文字里偷来的

    这篇不例外,是oxford版北岛的时间的玫瑰文集,书我刚翻了两页,最近有太多新书,这本书大概要排很长的队才能登上我的pre-sleeping list。

    不过我可以先给她们安个新书架,让她们不要跟书柜里六七十年代的元老们挤在一起吵架。

    世事往往奇妙,在看许生的某段文字时不知他何方神圣,直觉应该脾性与此人相合,当下顾盼匆忙,竟忘了作者姓名。结果两三日后,老友相聚的饭局上介绍的朋友是他。名字有些耳熟,对不上脸。第一次见面在餐厅门口,见一瘦高个骑着单车飞驰而来,相貌可说清奇,头发比我刚烫完那会还卷,脸的轮廓极分明,线条硬朗。站在身边只得我仰视的份。那时也不知他多厉害,又一次的饭局上他偶然提及与张叔平是好友,想大概他在香港生活过,又为港媒写专栏,识得这帮人也不出奇。但身为港剧儿童,听到张叔平心里就已经开始打鼓了,还非要摁捺住粉丝的心情不问八卦。

    说实话,他的随笔写得比亚周的专栏要好,看得出是杂学颇多,文字和谈吐一样,有意思,也有情绪。写时政却有点力有不逮,不知是稍欠政治新闻的专业训练还是其他的。又或者有太多情绪,不够深刻理性。他的书店很有名,这我事先也不知。看到他的新书,书封上赫然是道长的溢美之词,原来我的品味还真一致。始终只爱同一类人。

     

    分享到: